快捷注册 登录
雁行中国网站 返回首页

雁悠林静 http://yanxing.org/?7309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蝉噪林逾静,风凄雁更悠^_^

日志

穷人思维

热度 1已有 2175 次阅读2015-1-18 20:26 |个人分类:奔跑| 思维

穷人思维(转载)

从个体,到国家,到整个世界,人类千百年来最永恒的梦想和追求就是摆脱穷困,达致自由、富裕、和平、幸福,其中的“富裕”二字,又是近乎和性一样是人类最原始、最本能的追求。 
为了这些美好的追求,为了摆脱个体和人类的穷困状态,人们想了各种各样的办法,做了各种各样的努力,其中,专门研究穷人的“穷人经济学”也应验而生。 
 
穷人为什么穷?从外在表现也是最终结果看,穷人穷当然是因为物质和金钱匮乏。但这只是结果而不是原因,而导致穷人穷困,大约有四种原因: 
 
一是天生穷困。出身于穷困的家庭、穷困的地区、穷困的时代,这叫人人生而不平等。这种不平等会延续很多的不平等,但也有可能激发其中一部分穷人更大的奋斗欲望,从而摆脱穷困。改变这种穷困,一是国家转移支付,但也不是根本的办法;二是个人自由迁徙和奋斗,人挪活树挪死。 
 
第二种穷困是因为权利匮乏和不平等。比如城市居民或者农民在城市的房屋可以自由抵押和买卖,农民在农村的土地和房屋却不能自由买卖和抵押,这就导致农民的财产成为死资产,城市居民的房屋等财产却成为活资产,进而有可能拉大二者之间的贫富状态。 
 
第三种穷困是因为机会匮乏和不平等。比如历史上的各种等级制度,比如当下中国国有垄断企业掌握了近一半的社会总资产,拿走了全国工资总额的55%至60%,但只提供了8%的就业机会。这8%的就业机会不是提供给权贵子弟,就是提供给有钱行贿的人,一般的寒门子弟不得其门而入,哪怕你的才能比那些贵胄子弟高得多。当然也会有极窄的门缝提供给确有真才实学的贫民子弟。 
 
第四种穷困是知识的穷困。穷人往往因为家庭穷困而上不起学进而失去向上进步的阶梯,因此,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哪怕是非常贫穷的国家和地区,都已经普遍采取了国家保障的义务教育,促进儿童特别是穷困儿童获得平等的基本受教育机会。这个问题已经被提到了“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之本”的高度,成为改变个体和国家命运、提高个体和国家整体竞争力的根本之道。 
 
前面四种穷困都可以通过适当的社会和政治政策加以改变和调整,从而给穷人提供更自由、更公正、更平等的就业和发展机会,进而改变贫穷。但最后一种穷困——精神和思维穷困却更为复杂,改变的路径和方式方法也需要寻求新的解决之道。 
 
2013年底,《新世纪》周刊刊登了记者安替的一篇报道《穷人和过于忙碌的人有一个共同思维特质》,文章说: 
 
“一个跨学科团队今年(2013年)完成了一项对资源稀缺状况下人的思维方式的研究,结论是:穷人和过于忙碌的人有一个共同思维特质,即注意力被稀缺资源过分占据,引起认知和判断力的全面下降。这项研究是心理学、行为经济学和政策研究学者协作的典范。 
 
“这个研究源于穆来纳森对自己拖延症的憎恨。他7岁从印度移民美国,很快就如鱼得水,哈佛毕业后在麻省理工学院任教经济学,获‘麦克阿瑟天才奖’后被返聘为哈佛终身教授。而立之年就几乎拥有一切,他觉得惟一缺少的就是时间,脑袋里总有不同的计划,想把自己分成几份去多任务执行,结果却常常陷入过分承诺、无法兑现的泥潭。 
 
“穆来纳森把正在做的国际扶贫研究和自己的问题联系起来,竟发现他和穷人的焦虑惊人地类似。穷人们缺少金钱,他缺少时间,两者内在的一致性在于,即便给穷人一笔钱,给拖延症者一些时间,他们也无法很好地利用。在长期资源(钱、时间、有效信息)匮乏的状态下,人们对这些稀缺资源的追逐,已经垄断了这些人的注意力,以至于忽视了更重要更有价值的因素,造成心理的焦虑和资源管理困难。也就是说,当你特别穷或特别没时间的时候,你的智力和判断力都会全面下降,导致进一步失败。 
 
“研究进一步解释,长期的资源稀缺培养出了‘稀缺头脑模式’,导致失去决策所需的心力。 
 
“穆来纳森的研究,对社会阶层理论和国家政策、技术发展模式乃至个人时间管理等问题,都有重要的启示。以下试举几例—— 
 
    “例一:穷人为什么穷? 
   “美国共和党认为穷人之所以穷,是因为他们不努力;民主党认为,贫穷根源来自社会不平等,国家应主持再分配来支持穷人。穆来纳森却证明两党都错了:穷人不是不努力,而是因为长期贫穷,失去了摆脱贫穷的智力和判断力,这种状况不变,再努力也是白费;而如果仅是简单地分钱给穷人,穷人的‘稀缺头脑模式’也会导致无法利用好这些福利以脱贫。所以一个合理的社会流动方式应当是,建立最基本的社会安全体系,同时保有社会竞争上升通道,资源入口向全社会开放,使得个人能保持正常思维,有尊严地奋斗。 
 
    “例二:时间不够怎么办? 
“传统时间管理原则是利用片段时间和多任务,而穆来纳森研究发现,不是时间不够,而是判断问题的心力不够;利用片段时间和多任务解决方式,反而因分心加强了焦虑,导致无法专心处理主要任务,加剧拖延。解决这个问题,最重要的办法是,减少多任务干扰,求助外界辅导,分割问题,从而淡化处理问题的焦虑。 
 
   “例三:信息过载?不,有效信息匮乏。 
 
“我们每天都处于信息过载中,很多人被微博信息轰炸得无法判断问题,所以一些人开始用戒网方式来摆脱信息过载。事实上这不是信息过载,而恰恰是有效信息匮乏的恶果。 
 
“在一个严重缺乏公开信息的社会,一旦技术带来部分的信息开放,会造成‘饿汉吃自助餐不知如何选择’的问题。同样,我们的头脑还处于有效信息稀缺的时代,有‘看到字就觉得很重要’的毛病,尚无法处理高浓度信息。最好的解决方式不是回到信息匮乏状态,而是建立辅助性信息筛选机制,帮助自己挑选重要信息。有趣的是,微信因为是同仁、同事间的互动,起到了一定程度的信息筛选作用,所以微信在中国的发展会慢慢超过今天的微博。” 
穆来纳森的研究刚刚开始,但具有非凡的价值和意义,在这个信息爆炸的互联网时代,时间稀缺是所有人共同面临的困境;而对于穷困人群的观察会发现,穷困者之所以穷困,他们身上的确有某种共同的“精神穷困基因”,这种基因其实是一种思维方式,而不是一种民间迷信的“命运”。 
 
比如一个赌徒,总想一夜暴富,没有赚到的钱、不是自己的钱也借来、挪来赌,那是因为他眼里只有钱,只看见有人因此一夜暴富,不管是六和彩、体育彩票、福利彩票,还是轮盘赌,还是其它各种形式的博彩。他们把“这一个”放得太大了,以为只要肯下注敢下注,自己一定也会有轮到的那一天,于是不惜一切代价(挪用钱财、到处举债)去赌,孤注一掷,结果越陷越深,把自己的财富、信誉全赌光。 
 
如果他的注意力不是被“发大财”这个词全部占据,并导致认知和判断力全面下降,他就会站在更高、更宽、更全面的深度和广度上看待博彩,这时他就会发现:从个体的概率上,真正中大奖的概率可能只有几百万分之一,自己可能要投几百万次才有可能中一次而且不是必然会中;从人群上,则是几百万人“尸骨无存”才可能有一个人中下一夜暴富的大奖。而这两种情况,都还是在做局者不做手脚、“公平赌博”的基础上才能实现;如果做局者做手脚,所有的大奖都只会落到做局者自己人手里。看透这一点,他就会以更平和的平常心态对待自己的赌博,抱着偶尔玩一玩的心态,拿出自己承担得了的成本去对待这件事;而不会把发财和改变命运的梦想和希望都寄托于自己掌握不了的赌博,使自己一步步陷入失财、失信的悲惨境地。 
 
再如一个真正的优秀企业家,只要健康不倒、生命还在,往往不论遭遇怎样的挫折与失败,他都还能坚强地爬起来,成就财富与事业。 
 
而那些具有“穷困思维”的人,你给他创造怎么样的好条件,最终的命运可能都还是穷人。比如你给他一个工作机会,他只会玩命地按部就班地干活,不会创造性地干活;你给他一大笔钱和房产等财富,他只会坐吃山空或者守财奴一样节衣缩食,只会储蓄而不会投资。因为他把他一直所稀缺的钱看得太重了,失去了更宽广的视野,不懂得如何利用钱。用文绉绉的词来形容,是一叶障目,坐井观天,视野非常狭窄,钻牛角尖,用我老家客家话的词叫做“想不开”——这是一个非常传神的词。眼里只有那一点点,缺乏广度、深度和厚度,尤其是缺乏时间的长度和空间的广度,导致看不见世界也看不清未来,从而不敢有任何行动,或者行动变成了只凭感觉的盲动。 
 
视域狭窄的“穷人思维”在思维表现上一叶障目不见全局,在行动逻辑上则往往更加急功近利,更加冒进,更加不思考后果,不仅会给个人和家庭带来悲剧性的命运,也会毁坏社会的点滴进步和美好构建。比如有人对现实社会不满,认为这个社会、这个权力机构糟透了,只有来一场摧枯拉朽的革命,促其倒台才是国家获得新生的惟一出路。我就问他一句:那到时候会是什么样的人上台呢,当下处于相对弱势的普通老百姓能够从中得到什么好处?还记得“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千古警句吗?他这才想想:也是哦。当下无言。 
 
穷人思维由于是一种封闭性思维而不是开放性思维,所以不容易、不愿意接受和自己愿望和常识不相符的更全面准确的信息,思想容易极端化,看不到现实世界各种错综复杂、互相矛盾又互相依存的普遍联系,用简单化的对立关系取代更为复杂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矛盾关系。比如把穷人的穷简单归因为资本家的富,号召人们起来消灭资本家(包括这十年来一些很有声望和知名度的评论人都在号召“取消开发商”),结果就像20世纪人类社会主义实践一样,世界各国消灭了资本家的计划经济一律遭遇失败,富人变穷的同时,穷人不是更富了而是更穷了,甚至不得不直接面对饥饿和死亡。 
 
本来这是事前就可以防范的一个悲剧,只要人们有足够的理性思维:资本家越少,穷人的劳动力就越没有买家,到最后全国只有惟一一个买家的时候,劳动力价格不仅会变得极其低下,穷人出卖劳动力时还不得不陪上尊严和行贿。但是穷人思维通常不会这么想,他们不愿意思考也不愿意付出耐心,他们需要的是立即改变。 
 
越封闭就越偏狭,越偏狭就越急功近利,这是不是也是“穷人思维”的一个规律? 
 
不改变“穷人思维”,就是把富人全赶走,占有富人的一切财产,穷人最终还是会受穷。曼德拉治下的新南非,就是一个非常现实的例子。新南非很多城市在废除种族隔离、黑人可以自由进城后发生了所谓“芝加哥化”、“底特律化”的过程。其中,当年的南非“经济首都”、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尤为典型。种族隔离制度废除之初,“黑白壁垒”破除,大量黑人从城外的索韦托迁入过去他们不能居住的约翰内斯堡主城区和其他他们想去的地方,大量黑人贫民迁入后,治安严重恶化,富人和大公司纷纷迁出,星级酒店等豪华场所陆续停业。昔日的约翰内斯堡曾经集中了全非洲大陆三分之二以上的高层建筑,号称“非洲曼哈顿”。但在过渡期和新南非初期的混乱中,不仅黑人贫民占领空房空地的情况屡见不鲜,就连该市最著名的一些摩天大楼也在被废弃后一度成为三教九流乃至犯罪团伙的居所。在1990年代末,尽管这里的高档场所纷纷歇业,豪华大楼里尽是无房可住的“占领者”,但是穷人仍是熙熙攘攘,先前的豪华商圈,如今地摊密布,约翰内斯堡中央商务区成了“高楼林立的索韦托”,后来因为没法就业,黑人又纷纷离去,这里陷入彻底的萧条。 
 
种族隔离制度废除后,不再能驱逐黑人的富裕白人“惹不起躲得起”,纷纷北迁,大量的新钱投入桑顿,使这里迅速热闹起来。 
 
于是,在种族隔离制度废除近20年后,我们看到了这样讽刺的图景:穷人“占领”约堡主城区的结果是把富人赶得更远,而相当部分的穷人在主城区衰败后也回迁(索韦托)了。结果形成的是南边黑人的索韦托和北边白人的桑顿,中间隔着个“鬼城”般的旧市区,不仅黑白似乎仍旧分明,而且空间上隔得更远了。这个过程,不仅白人、富人付出了代价,黑人穷人也损失了就业机会。事实上由于最先撤离到桑顿去的白人富人后来在桑顿崛起时房地产价格的急升中还发了财,黑人穷人就没有这种机会,他们的损失未必更小甚至只有更大,因为总体上离富人区更远(隔着个鬼城一般的老主城),就业机会更少。 
 
当然,我绝对不是赞成种族隔离,而是要把开放、合作而不是封闭、斗争思维同时根植于每个人头脑中,才会达到穷人富人之间的合作共赢。否则,两败俱伤的同时,受伤最重的往往还是穷人群体。 
 
思维方式不改变,即使改变环境也改变不了穷人命运;思维方式发生改变,则穷人也可以突破环境的制约改变命运。而欲改变其思维方式,惟一有效的办法就是为他提供更全面、更开阔的信息和视野,从而对可预见的未来作出更全面更准确的预判,进而作出更正确的行动。 
举一个真实的例子。有青年小李,收入不高,几年来一直等着保障房分配指标。2011年间,我至少用了5次左右吃饭时间(每次2小时计)劝说他别等,求人不如求己,不断向他阐明几个道理:1、保障性住房(经适房、限价房)一点都不好,即使你拿到了,表面上是比市价商品房可能便宜一半,但是它的价格由于品质和居住人群等原因,永远追不上周边商品房;5年内不得转让,如果你懂得投资的话,它会使你失去很多变换资产的投资机会,而这些投资机会带给你的财富增值可能超过得到的保障房优惠。2、保障房居住人群多是等靠要的穷人思维者,让你的后代处在一种不好的文化环境中,有可能导致贫穷固化和贫穷思维及贫穷的代际传承(孟母当年还择邻而居呢)。你愿意自己贫穷后代还贫穷吗?3、即使保障房千好万好,能不能拿到100%都掌握在别人(政策)手里,为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去等待,不如把握自己能把握的。一再劝说之下,小夫妻终于打消了“明年我拿到保障房可能性8成”的念头,2012年初买了一套80平左右商品房。没过两年房价全面翻倍(保障房也一样),房产增值百万(他们买房时只有20万积蓄,下定决心后再凑了十几万合成首付),他们一下跻身百万人士行列。精神境界和思维方式全然改变。而政府承诺的保障房,则时过境迁无声无息。 
 
假如他们死守虚无缥缈的、自己掌控不了的保障房与商品房那点“差价”,他将和北京几十万户望穿秋水等保障房的人一样,越等越穷越等越买不起房。这种心态跟赌徒心态一样,都是守着个没到手的“大奖”不放,就会不断流失自己真正能够掌握的命运。 
 
近有某县城D君,曾把自住栋房(东部县城常见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所建五层自建栋房)抵押一部分出来进行民间借贷,赚取利差,这在东部地区也非常常见。但是最近借出的钱出了状况,本息都难以收回,于是,银行还贷就成了问题。已经退休的人,一下要筹借几十万元还银行款,谈何容易。但是当事主人公又紧抱着坚决不能卖房理念不放,一是可能觉得卖房丢人,二是觉得房子要传给孩子,三是可能觉得卖房损失太大。但如果万一真还不上银行款,而且从法律上他们具备还款能力(有房可卖),等到银行来查封拍卖房产,100万元的可能就只能卖到七八十万,那时损失更大。 
 
我不想从卖房还债这一他们极度抵触的角度来说服他们,我想从投资的角度来说服他们。当初抵押贷款出来放贷,是一种投资;未来通过换房的方式,也是一种投资,而且还可以顺便还债,安全系数更高,基本上全无风险,而且未来赚的钱也可能更多。危机和压力迫使人下定决心去做某一件正确的事情,因祸得福,何乐不为呢? 
 
具体原理和方法是:在县城,这种四五层楼、户型结构比较老旧的小区型自建房,是房屋主流,存在居住不舒服、总价高、浪费面积大等诸多缺点;而现代化的小区套房,未来会成为主流社会追求的产品,不仅总价低,而且居住舒适。当今社会,不仅家庭小型化趋势明显,而且私秘性、独立性要求也越来越高。就是独生子女家庭,也由于两代人生活习惯、作息时间等不同,越来越选择分开居住。因此,未来县城套房涨价的空间将远大于“有天有地”的自建独栋房(稀缺型豪华别墅除外)!过去的事实也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比如:本县城某小区套房,开盘那年单价1700元,现在7000元以上;而当年我曾劝岳父卖的小区型栋房,时价18万元,现在基本上只能按地皮价卖,约65万元以下,房屋本身的价值基本可以忽略不计,甚至成为拆迁的累赘,改建也不一定能得到批准。 
 
未来这种套房和普通栋房的差距还有可能继续拉大。如果抱守着民间传统的“有天有地”、“坚决不能卖房”等老观念不放,而不是瞻前又顾后地分析更广阔的未来社会发展趋势,从而及时结构性调整资产,不仅当下的麻烦可能难以解决(且会带来更大的麻烦),而且未来的潜在收益也不可能分享。如果能够趁着当下栋房还有价有市,及时“卖一变二”,除了还掉银行欠款,还可以变身为两套套房(不追求大,只追求适用),一套自住,一套出租,不仅不需要再承担难以承受的银行月供,而且还有可能多出一部分房租提升生活质量!可谓一举多得。 
 
网络上有一则传说是王永庆说的“心灵鸡汤”:【一根火柴的力量】一根火柴不够一毛钱,一栋房子价值数百万。但一根火柴可以烧毁一栋房子。一根火柴是什么东西呢?1、无法自我控制的情绪;2、不经理智判断的决策;3、顽固不化的个性;4、狭隘无情的心胸。 
 
心灵鸡汤的特点是通俗易懂,但是没有上升为理论。不管这句话是不是王永庆说的,但它的道理和穆来纳森教授研究的“注意力被自己看重的稀缺资源过分占据,引起认知和判断力的全面下降”的“穷困思维模式”彼此相通。进一步或者退一步,世界海阔天空,怕只怕钻在牛角尖里出不来。
作者: 姚佩譞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唐胜云 2015-1-23 10:34
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快捷注册

小黑屋|/ 手机版 /| ( 吉ICP备10202228号 )

GMT+8, 2017-12-18 09:09 , Processed in 0.23492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