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注册 登录
雁行中国网站 返回首页

雁悠林静 http://yanxing.org/?7309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蝉噪林逾静,风凄雁更悠^_^

日志

萤火虫——夜弦第九章

热度 1已有 2146 次阅读2015-8-4 23:57 |个人分类:月光| 萤火虫

我应该怎样回忆才不会惊动故乡夏夜飞舞的萤火虫?

小时候每一个夏夜都有萤火虫的记忆。吃过晚饭,一家人在屋外的土坪上乘凉,繁星满天,夜色如水,一只只萤火虫在房前屋后轻轻飞舞。我和妹妹围坐在母亲旁,看星星在夜空中闪,希望从繁星中挑出课本上的北斗七星;看萤火虫在矮矮的围墙上方起起伏伏,笑它们是群不会整齐排队的野孩子,打着灯笼瞎逛;看奶奶坐在一旁的竹椅上悠悠地摇着蒲扇,期待她摇累了把扇子拿过来给自己扇一扇。围墙后是条小径和一排桉树,然后就是稻田和池塘了,明朗的天气下稻田间总是蛙鸣阵阵,“呱~呱~”,空空荡荡,一声一声,把夜拉得很宽很宽。偶偶夜风拂过面庞,犹如酷夏中吃了块冰西瓜,清爽到骨子里。

长大了些,我就敢追着萤火虫跑了,妹妹也跟着来,跑到离家门几十米外,是一块杂草地。草都长得很高,能没过人的膝盖。这里是萤火虫的天堂,许许多多的小亮点在草丛上空,草叶尖,草丛里穿梭着,微风习习,它们聆听着千叶万叶的相互交谈。我和妹妹看呆了,惊喜地跳进草丛中,一只一只,抓得两手都是黄绿黄绿的荧光粉。小心翼翼地将手心握紧,不让它们跑出来,然后狂奔回家。透过指缝,能窥见手中一闪一闪的黄绿光,弄得手心痒痒的。我们笑着跑进奶奶的房间,连忙把这些小虫放进床上的蚊帐中。六七只萤火虫一脱离手心就四处飞去,于是整张床的上空瞬间被点缀得荧光闪闪。一只萤火虫碰到蚊帐壁急忙转弯,兜了两圈出不去后就驻留在蚊帐上,弓着身子细细看它,两根触须,身子有点像饿得扁扁的牛虻,奇妙的是那发着光的屁股,是身体里面装了荧光粉吗,可为什么又会漏出来撒到我手里呢?玩了好一会,发现萤火虫的灯不那么亮了,不会是憋死了吧?我们慌了,连忙把它们放出蚊帐。然后它们就晃晃悠悠地冲着发光的窗户飞去,我们又只好把窗户打开,流动的微风随即飘进房间里,而萤火虫们则像加满了煤油,尾部的灯加亮了,穿过门前乘凉的土坪,翻过围墙,向远方飞去。当时觉得萤火虫真是聪明,还能找到窗户,后面才懂得原来萤火虫也是趋光的。一如书上的小故事:小时候,一个夏天的夜晚有一只小虫飞进了我的耳朵,我慌张地拨弄耳朵。可那调皮的小虫死活不肯出来,我急的哭了起来。奶奶拿来了一瓶精油,说,往耳洞里滴几滴精油,可以把小虫的翅膀黏住,然后憋死它。而母亲却让我站起来,把耳朵对准明亮的灯,像变魔术一样在我的耳边说:“小虫小虫快出来,给你灯光让你玩。”果然,不一会儿,小虫便慢慢爬出来,围着灯泡快乐地飞着。有人说,两种方法,前者是生活,后者是诗歌。

但生活还是继续着。步入初二,母亲为我和姐姐在老家旁边建了两间小屋,自此我的卧室就搬到家门外了,没事的时候,我也习惯一个人呆在屋内看书发呆,而不像小学时那么野到邻居或者对门家到处玩,奶奶因此总是笑着说我像个女孩子。我的书桌正靠着小屋窗户,而窗正好对着家门外的土坪,顺沿着外出的那条小路,远处则是水泥马路。有月光的夏夜,一个人静静地在书桌前埋头写作业,屋后虫鸣声清脆,窗外的土坪是以前家人一块纳凉的地方,土坪外侧则是矮矮的围墙,靠着围墙外是母亲种的一棵枇杷树,几只萤火虫从稻田那边飞来,绕着枇杷树转转,又慢悠悠地飞走了。偶偶传来几句隐隐约约的鸣笛声,一抬头,透过窗户总能看到一两辆摩托车的影子在对面黑漆漆的马路驶过,车灯却又快速地消失在黑暗的尽头了。取而代之的是邻居家的几句狗叫声,在乡村的夜空中回荡了几转后,隐匿在远处他人家门口的昏黄灯光中。

有时夜过十点,整个村庄都已经早早地沉浸在睡梦中了。老家大门这时传来一声轻响,是拉门灯的声音,一抬头门灯已经亮了,给门外的土坪撒上一层橘黄,屋顶“嗦”的一声,是被惊吓的老鼠逃窜而走。老家的木门被徐徐打开,像个被吵醒的老人,发出低沉的哈欠声,随即传来一声熟悉的轻轻咳嗽声,父亲看完电视了。父亲穿着拖鞋,慢慢向我的小屋走来,走到窗前,说:“还没睡吗?”“嗯,爸。”我轻轻答道。“早点睡。”父亲又说。“嗯,好,我晓得。”我放下笔。父亲没再说话,静静地在窗外站了一会,然后转身又慢慢走回家里,几只赶着回家的萤火虫一闪一闪地从他背影后飘过。关门,熄灯。静谧安详,夜色温柔。

电视节目似乎比高中的课本精彩,父亲一年比一年睡得晚。只是父亲转身回家时已经没有萤火虫再送他了。杂草地被他人的养猪场取代,夜深时望出窗外,土坪上只有些许暗淡的月光,却一层比一层荒凉,好像一个偌大的舞台,聚光灯已经亮起,但发现演员已经不在了,徒留一名台下的观众而已,他却还在低头计算着灯光的波长。或许翻阅语文课本算是一种消遣,“借书满架,偃仰啸歌,冥然兀坐,万籁有声;而庭阶寂寂,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归有光的项脊轩是能撩起人的思绪的,让我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追赶萤火虫的夏夜。“余自束发读书轩中,一日,大母过余曰:‘吾儿,久不见若影,何竟日默默在此,大类女郎也?’比去,以手阖门,自语曰:‘吾家读书久不效,儿之成,则可待乎!’……如在昨日……”读至此,竟一时呆住。停笔,家里人都已经睡了,有多久我已经没有在夜色下到处跑动了?是因为那些夏夜再也看不到萤火虫了吗?打开房门,午夜的体味多了丝凉意,月亮盖了床灰色的薄被,远处的天空则是厚厚的云翳,像那终年叆叇的记忆,渺茫无边。我沿着小路慢慢往前走,两边的树丛黑压压的,睡得很死,只有我一个人的影子在动。转弯,跨过石板桥,来到稻田区,不远处有一片亮光,是邻家的小池塘。蹲坐在池塘岸边的石块上,我静静地看着水面上的月亮,内心慢慢像水面变平,此时才听到还有几只未眠的青蛙在四周互相搭讪,叫声却很稀疏,也有可能只是睡着时的梦鼾吧。似乎什么都没想,一丝凉风掠过耳边,仿佛有个鬼在我身后,害羞地,想找个人聊天。我捡起一块石子扔向月亮,水面荡漾开来,原本的瘦月更加支离破碎,没有人能看见我了。真好。但却突然在视野中多了一个闪烁的亮点!竟是一只午夜的萤火虫!我站了起来,看着那盏小火星慢慢向我这边飞来,却又一个转身,在水面上方飘过,轻轻地向远处飞去了。我顺着它的方向望去,嘿,在稻田深处靠近树林那边,竟然还有几只萤火虫在那一闪一闪,轻轻飞舞。它是去那边赴一个深夜的幽会吗?如此晚的相见,灯似乎都不那么明亮了,可别迷了路。我静静地站着,看着那只萤火虫很大方地向远方飞去……

夜宽了。

往事成风。

有人说,那些萤火虫,愈小的孩童可以一瓶一罐地抓,抓到嫩嫩的小手掌变成透亮黄水晶也不稀奇,玩腻了,慷慨地放它们走;人到中年,或许只剩可怜的一只,像忽明忽灭的灯泡,合掌拘了它,贪看流光又怕不留神飞了它;到了老年,轻罗小扇早朽了,所有发光的东西也都成了煤渣。

我心中却看见有一只小小的萤火虫往远方的夜空轻轻飞去。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追风的梦想家 2016-3-9 13:28
写的真好。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快捷注册

小黑屋|/ 手机版 /| ( 吉ICP备10202228号 )

GMT+8, 2017-12-18 09:18 , Processed in 0.21249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